一千零一夜第一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9/11]石黑京香在线播放 – 941novel修正版

55mu.club
「我不是要全剃光,我只是要讓陰毛的形狀更好看,將在陰戶旁和會陰處的
雜亂給除掉……讓她看起來更性感。再說了……炎輝真的會注意的這麼仔細嗎?
我想他連用手愛撫陰戶都沒做到吧。」

「他……」

杏子想為丈夫辯解,但炎輝性事上單調乏味的殘酷事實卻讓杏子無法辯駁。
杏子被信雄這麼一說,態度變得有些軟化。

「來,大腿張開,我真的不會全刮掉的,我喜歡妳這麼茂密的陰毛,看起來
就好騷好美……」

「……」

杏子放棄抗拒,任由信雄擺弄,隨著冰涼的刀片在腿跟、鼠蹊部、會陰處緩
慢的滑過,杏子心中有種解放的快感。

「妳看……這樣是不是很性感……」

信雄拿著鏡子放在杏子胯下,讓杏子能夠看到他刮除後的成果。原本濃密到
稍嫌雜亂的陰毛,被信雄刮除了,會陰、大腿根和恥丘旁的陰毛不見了,鮮豔的
恥丘從鏡子裡可以看到它完整的形狀,陰毛被修成了長條狀。現在就算穿上丁字
褲,也不用為陰毛會跑出來而煩惱。

幾天後的一個禮拜五,下午六點。

「老婆,我剛在樓下時遇到妹妹和妹夫,就把他們帶上來了。」

炎輝進門時後面跟著美織和信雄,三人前後的進了屋內。

「姐∼我們今天來妳這討飯吃,妳不會趕我們走吧……。」

「哪……哪裡會,進來吧。」

杏子臉色有些不自然,明明就是說好的,根本就不是巧遇。

「哈……老婆妳真厲害,像是有預知能力,高麗菜、咖哩、涼拌小黃瓜、蔥
爆牛肉、芹菜炒豆干還有味增魚湯這麼豐盛,還好我有邀妹妹和妹夫上來一起吃
,要不然就我們兩個肯定吃不完。」

杏子心中暗自苦笑,拿出了四副碗筷擺在餐桌上,當坐到座位上時,美織卻
不是坐到自己的對面,而是坐到了炎輝的對面。信雄也就自然而然的坐到了杏子
的對面。

在杏子的引導下,四人唸完禱告詞後便開飯。

「有涼拌小黃瓜,來……老婆,這對皮膚很好,多吃一點。」

信雄將桌上那盤涼拌小黃瓜夾到美織的碗裡。美織拋了個媚眼,將小黃瓜放
進嘴裡。

「嗯……好吃。」

杏子異常緊張的盯著美織的臉色,只見美織挑了挑眉毛後隨即稱讚,暗自鬆
了一口氣。

「咦……可是我……怎麼覺得味道怪怪的。」

信雄吃了一口後發表了意見,瞇著眼看著睜大眼睛死盯著自己的杏子,露出
奸狎的笑容。

「我吃吃看……嗯……是有點不一樣……老婆……妳這哪買的……」

炎輝看話題都繞著那盤小黃瓜,好奇的跟著吃了一口。

「這個……」

「我知道……這是上次我和姐姐一起去買的……這是新品種……所以味道有
些不一樣。」

美織發現了姐姐和丈夫的貓膩,正在杏子有些尷尬的不知如何回答時,美織
搶先說了出來。

杏子向妹妹投了個感謝的眼神,並瞪了信雄一眼。

杏子盯著那盤黃瓜想起了下午的荒唐,臉色泛起了羞紅。

「怎麼樣……這樣是不是炎輝就像在面前?」

信雄拿著一張相框,裡面是炎輝在歐洲一座大教堂前面的單身照,這是他們
蜜月時的相片,此刻擺在杏子面前,卻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杏子被信雄雙手雙腳被綁成M字開,身上除了剪裁過的半身圍裙在無他物,
在相片面前,暴露著下體的陰部。

杏子終究敵不過情感的害羞,瞥過頭去不敢正視炎輝的照片。

「你好過份,我都已經那麼順從你,還要這樣羞辱我……你這個變態……」

信雄走到杏子身後,雙手將杏子的頭擺正。

「妳現在想被•誰•肏?」

「討厭……不要這樣玩弄我……」

自從上次的潮吹後,杏子發現自己跟著信雄的話說的越粗魯,在性愛時就越
興奮,比平常的性愛更有快感,更容易高潮。此時杏子聽到信雄在耳邊用粗鄙的
下流話發問時,陰部已經感覺到開始濕濡。

信雄走到杏子身旁蹲了下來,圍裙被捏成了布條塞進了杏子雙乳的深溝,鮮
豔的乳頭因興奮而勃起。

「可是……妳不是很興奮……很喜歡我這樣玩弄嗎?妳看……乳頭都硬起來
了……」

信雄捏著勃起的乳頭,順時鐘撚了幾下。

「噫…………」

「這麼快就興奮了……是不是因為炎輝在妳面前的關係啊……?」

「不要再問這麼丟臉的問題了……」

炎輝陽光開朗的笑容,想起夫妻倆人相敬如賓的感情,對照起此刻偷情的淫
蕩,讓杏子升起了強烈的愧疚感。

「不要裝害羞了嘛……都被我「肏」了那麼多次……相比嘴上的害羞……我
喜歡妳身體淫蕩的反應……嘖……」

信雄雙唇含上杏子勃起的乳頭,上下門牙輕咬著,左右移動的下顎磨著敏感
的乳頭。成熟的乳房被下流的玩弄,杏子已經被撩起了性感。

「噢……不要再說這些了……啊噢……」

信雄玩弄了一陣後,一手往下摸到大腿,另一手則來到杏子的手臂上來回撫
摸。

性感的乳房失去了愛撫,杏子感到有些難受。大腿上那若有似無的觸感,已
經滿足不了杏子。

「不……不要停……」

信雄的眼神告訴杏子,他要聽答案。

「我要你……在炎輝的相片面前……肏……我……」

當杏子說出口時,她已經感覺到陰戶有水滴興奮的從肉縫裡頭溢了出來。

「呵呵……這是肯定的……不過還沒這麼快……畢竟……今天還要煮菜不是
嗎?」

信雄從冰箱裡取出一條小黃瓜,讓小黃瓜從杏子的膝蓋慢慢的往下滑,直來
到肉壺口。

「妳說……這小黃瓜做成涼拌,沾上妳潮吹出來的淫水做調味,那味道肯定
好吃妳說對不對……」

「不……不要這樣做……噢……」

手腳已經被綁死的杏子,只能嘴上反對哀求,卻無可奈何。小黃瓜表皮粗糙
,陰唇在小顆粒的折磨下,流出更多濕黏的液體。

「……好冰……不要……」

「妳看……是不是很有感覺……」

「太粗糙了……嗯……會受傷的……啊……」

「怎麼會……裡面這麼濕……妳看……」

「啊噢……」

嬌豔的肉壺早就充分的濕濡,小黃瓜幾乎不費力氣的,便滑進了杏子性感的
體內。

「不是很容易就進去了嘛……」

「啊噢……好冰……不要……噢噢……」

杏子扭動著腰臀想掙扎,這樣的動作除了增加黃瓜在膣肉上的摩擦,並不能
讓黃瓜掉出肉壺。

信雄控制著黃瓜不緩不慢的抽送著,粗糙的黃瓜皮抽出來時,沾滿著淫蕩而
晶瑩地光澤。

「噢……啊……」

冰涼的黃瓜在蹂躪著柔軟的膣肉,同時也帶給杏子一種異樣的快感。信雄邊
控制著黃瓜,大嘴在次含上杏子香甜的乳頭,一吸一啜的挑弄著。

「……喔……」

「炎輝……看看妳老婆這副模樣,是不是很淫蕩……」

信雄對著相片說著,又厚又溼的舌頭在杏子的乳房上像蛞蝓般,在經過的地
方留下濕黏的唾液痕漬。另一隻手也握上柔軟的乳房搓揉起來。

「不要開這種玩笑……噢……」

聽到老公的名字,杏子認為是老公回來,看到信雄一臉得意的笑容,哀羞的
向信雄發嗔。

「啊啊……啊噢………」

信雄手上的小黃瓜除了抽送外,再加上了旋轉,從杏子熟美的身體興奮的顫
抖,可以知道帶給杏子的快感是多麼強烈。


「不……不要停……」

小黃瓜深深的插在杏子的肉壺,只留一截露在穴外,信雄的雙手握上杏子的
乳房,不再控制黃瓜的抽送。突然的停止讓杏子扭動著肉臀叫喚著。

信雄解開了杏子的捆綁。

「要爽的話就自己弄……不會跟我說妳這都不會吧……」

「嘿……不準蓋上……我就是要讓妳在炎輝的相片面前手淫……」

杏子鬆開綑綁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將炎輝的相片蓋倒,對於在炎輝相片面
前手淫,杏子心中覺得有疙瘩,信雄阻止了杏子的舉動。

「你……惡魔……」

被撩起情慾的杏子並沒有猶豫多久,修長的手指握住了露在外頭的黃瓜,繼
續抽送起來。

「……感覺爽不爽……」

信雄舌頭在乳頭上畫著圈,邊問著賣力控制著黃瓜用力的深深捅入自己肉壺
的杏子。

「啊……好爽……啊啊……」

隨著呻吟聲越來越急促,杏子的手也越來越快。

「……不要碰那……啊啊……不行了……要洩了……」

信雄空閒的大手撫上了凸起的陰核,杏子反應十分激烈,強烈的性感讓杏子
一下子達到了高潮,身體一顫一顫的抖動,淫蕩的液體順著黃瓜滴落,信雄取來
一個碗,接下了這些淫液。

「這次才這麼一點而已啊……沒關係……我們還有其他蔬菜……」

「老婆……妳怎麼只夾肉不吃菜呢……來……吃吃這盤芹菜炒豆乾……」

老公的呼喚,杏子回神過來,第一眼看到的是信雄促狹的笑容,以及碗裡老
公的愛心。

「嗯……好的……」

杏子在夾菜的過程中,總避免掉芹菜炒豆乾、咖哩、涼拌小黃瓜,這些下午
蹂躪過陰戶的菜餚。

儘管最後信雄並沒有真的性交,但杏子仍被信雄在各種蔬菜的蹂躪下再次的
潮吹,滴落下來的淫液,一半成了涼拌小黃瓜裡的湯汁,另一半則倒在了咖哩。

「嗯……」

杏子感覺到小腿被人夾住,她看了看信雄,只見信雄一臉邪邪的笑容。

信雄大膽的伸手到餐桌下抓起杏子的小腿,放到自己的雙腿間夾住,一手拿
影音先锋2017电影网站 著筷子夾著菜,一手則在桌下撫摸著杏子嫩滑的小腿肚。

小腿肚傳來的愛撫讓杏子差點叫出聲來,擔心被發現的杏子繃緊了神經,看
著丈夫和妹妹。

丈夫的椅子坐的很靠攏,肚子幾乎貼著桌沿,手上拼命著扒著飯,大口的吃
著。

「姐夫……不要吃得那麼急嘛……來……老公……吃塊肉……」

美織笑著炎輝的舉動,似乎沒有發現姐姐和信雄的異常,熱情的夾了塊肉遞
到信雄的碗裡。

如果此時杏子低下頭,會發現炎輝的舉動只是在掩飾著鎮定。美織的腳正貼
在炎輝的胯下,靈巧的拉開了炎輝的拉鍊,隔著內褲磨蹭著炎輝的下體。

杏子並不知道這些,她必須忍耐,信雄的手已經從小腿肚滑到了腳掌,邪惡
的在敏感的腳底板搓揉著,強烈的搔癢感讓杏子發出細微的顫抖。

「扣!」

炎輝突然抖了一下,將餐桌給撞響了一聲。

「姐夫……你好看的丝袜av种子番号怎麼了……抽筋啊?」

信雄打笑的說著,餐桌下的手指在杏子的腳趾間溫柔的搓著。

面對信雄靈巧的愛撫,杏子已經產生了性感,如果在平常可能就發出了嬌喘
聲,她能感覺到下體因為腳底傳來的搔癢開始分泌。但丈夫就在旁邊,杏子必須
強忍著性感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磨蹭炎輝下體的腳已經成了一雙,美織一雙腳掌貼著炎輝的褲檔,包著那根
不算大又早洩的肉莖磨阿磨的,讓炎輝打了個冷顫,也因此撞響了餐桌。

「沒……沒事……吃飯吃飯……呵呵……」

炎輝夾菜來掩飾尷尬,美織則是一臉捉弄的笑容。

「啊……筷子掉了……」

信雄「不小心」的把筷子掉在了桌下。

「碰!」

「我去廁所。」

就在信雄要彎腰的同時,炎輝像是觸電般跳了起來撞響了桌子,慌亂捂著下
腹跑向廁所。

「姐……妳告訴我這菜怎麼煮的好不好?」

美織和杏子聊起話題。

信雄此時鑽到了桌下,少了一人的信雄大享齊人之福,一手忙碌的伸進美織
的下體,隔著三角褲揉撫著膣穴;另一手伸到杏子的大腿來回愛撫,嘴上也不空
閒,一根根仔細的吸吮著杏子的腳趾。

「恩……好啊……最近妳有回去看媽嗎?」

「……」

「……」

在信雄的玩弄下,美織享受著,更大方的開腿好讓信雄更為方便的淫弄,而
杏子卻是強忍著端莊故作鎮定。

「嗯……」

信雄撥開美織的內褲,將手指插進了那淫蕩的蜜壺。

「噫……」

信雄將杏子的玉腳放下,掏出胯下火燙的陰莖在小腿上磨蹭,另一隻手摸到
杏子的恥丘上,撥弄著敏感的陰核。

姐妹倆看到對方的反應,對信雄在桌底下的舉動心知肚明,卻又不說破,把
信雄撿筷子的時間太長的問題給刻意忽略,東拉西扯的聊著。

就當信雄左右逢源享受的起勁時,廁所的馬桶沖水聲響起。

「呼……回來了,咦?妹夫你蹲在那幹麻?」

「在這呢!在看這桌腳和椅子,似乎有些不穩了。」

信雄若無其事的坐回位子上,還煞有其事的搖了搖桌子挑著小小的毛病。

「是阿……可能是搬運的過程中損害了吧,也沒辦法和家具行更換,只能這
樣了。」

兩個男人坐回位子上後,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模樣,再次熱絡的邊吃飯
邊聊起天。

「姊……我們今天住妳這好不好……?」

收拾碗筷時,美織突然提出來。

「咦……這……」

「我們家最近有人在打麻將,晚上吵的呢……而且我們姐妹也很久沒在一起
好好聊天啦……好不好……」

「我不知道……老公,你說呢?」

「姐夫,你說呢?」

美織的表情,眼神中沒有尋問而是命令。

「啊……好……好啊……」

炎輝看到美織命令的眼神,直覺的答應了下來。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美織,背著兩人朝著信雄的方向偷偷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美織和杏子兩人在廚房洗碗。

「姐……妳看這是什麼?」

洗到一半,美織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衛生紙,打開來後裡面有著捲曲一根的恥
毛。

「……毛……」

「我這可是在小黃瓜那道菜吃到的喔……」

「……」

杏子很尷尬難堪,杏子並沒友直接追問,而是蹲了下身子,撩起了姐姐的裙
子。

杏子對美織的舉動感到驚慌,想用雙手擋住,卻聽到美織先開了口。

「果然……姐姐也被壞老公欺負了……」

「妹妹我……」

姦情被識破讓杏子不知所措。

「嘻……我幫老公把剛才沒做完的事繼續完成吧……」

美織將頭湊進了杏子的雙腿間,舌頭伸進了杏子的恥穴。

「噢……」

美織突如其來的突襲,讓杏子毫無防備,她雙手想推開美織的頭,但是卻沒
法躲避,要是往後退,很容易被雙腿間的內褲絆倒,所造成的動靜肯定會驚動客
廳裡的丈夫。杏子只能雙手扶著洗碗槽,將水龍頭轉大,讓稀里嘩啦的水聲掩蓋
自己情慾的聲音。

美織的舌功還是一樣了得,拼命的挑逗著敏感的陰核,手指伸進恥穴裡摳弄
著,不用特別的愛撫前戲,丈夫在客廳的刺激就足以讓杏子興奮異常,在美織的
挑弄下性感迅速的累積。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