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撸撸资源千零一夜第一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6/11] – 941novel修正版

55mu.club
信雄親吻著杏子,溫柔短暫,杏子帶著羞怯擡起頭回吻著。

過沒多久,身體在信雄的愛撫下開始火熱,杏子的香舌吐出,祈求著信雄的
吸吮。

信雄的雙唇火熱的包住杏子的舌頭,手指捏住勃起的乳頭旋轉,另一隻手則
包住恥丘,中指滑進了肉縫裡。

「噫……嗯……」

濕熱的狂吻讓杏子大力的喘息著,濕吻時性感的甘美,唾液成了美味的飲料
,愛上濕吻美妙的杏子不斷索取著。

激情的慾念波濤洶湧,讓杏子笨拙的扭動著細腰,迎合著信雄的手指。

「啊……噢噢……」

在恥穴內的手指,像是碰觸到了敏感的花蕊,觸電般的性感讓杏子身體發情
的顫抖,雙手信雄握住包在恥穴上的大手,想阻止著什麼。

看來找到了呢。信雄看到杏子的反應,知道他碰觸到的是女人最敏感的也最
神秘的G點,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啊啊……」

滋嚕滋嚕的淫猥水聲不斷的發出,G點被抓到的杏子細腰性感的扭動。

信雄的手指增加到了兩指,在那敏感的花心處摳抓著、顫壓著,強烈的性感
讓杏子發出高亢的呻吟。

「學長……噢……不要……噢嗷嗷……」

比以往更為強烈的性感讓杏子發出高亢的呻吟,陰道劇烈的收縮抽搐,一道
兇猛的水流噴瀉而出,像尿失禁般劃出一道色情的弧線。

「杏子,沒想到妳這麼敏感,竟然會潮吹……留了這麼多水,妳現在的樣子
好性感,好美……」

杏子並不清楚信雄在說什麼,她此時的腦袋一片空白,剛才的高潮比先前幾
次都要來的強烈,甚至激動的不能呼吸,就像要死了一樣,那種快感像是吃到兒
童時第一次吃到糖果,一次就足以令人上癮。

「水好多,讓我來幫妳舔乾吧。」

信雄分開杏子的大腿,跨到杏子身上,形成男上女下的六九式。

「噢……」

信雄替杏子的臀部墊上一顆枕頭,雙手捧著杏子的臀部,讓恥穴能完整的暴
露在眼前。

信雄失去了先前的溫柔,整個臉貼在了肉縫上,用鼻子磨,用舌頭舔,更用
牙齒咬。

「噢……啊……」

杏子還沈浸在高潮的性感中,信雄的動作又將她推往另一座高峰,杏子看著
眼前那根尖挺的肉棒,迷濛的她伸出了舌頭在馬口上舔了一下。

充滿了男人的氣息,上頭有著猥褻的滋味,更有著惡魔的引誘,但杏子忘卻
了信仰,舌頭像舔冰淇淋般舔著信雄的龜頭。

儘管動作生澀,但仍讓信雄的龜頭興奮的滲出晶瑩的液體。

「噢……杏子……妳的技巧比上次好了……囌囌……嘖……妳是不是有偷偷
練習……」

對於信雄的問話,杏子感到羞恥,但自從上次的口交後,她在家裡幾次的對
照著美織夫妻的自拍影片,拿黃瓜嘗試的學了起來。

「……」

夜里干资源站

「噢……是……啊噢……不要那樣咬……噢噢……」

沒聽見杏子的回答,信雄加重了吸吮的力道,牙齒更輕輕的在敏感的陰核上
磨了幾下,劇烈的性感讓杏子發出淫媚的叫聲。

「妳用什麼練習……是不是拿炎輝的陰莖來練習啊……」

「不是……我們不會那樣做……」

「那妳是怎麼練習的啊……」

「……小黃瓜……私底下……」

「那……有沒有用小黃瓜自慰……」

「……」

杏子對這個問題感到非常羞恥,她張開性感的雙唇含上信雄的肉棒拒絕回答

信雄不放過杏子,他手指找到了杏子的G點,一陣猛摳,同時將興奮的淫水
大聲的吸吮著。

「啊啊……學長……不要……噢……我說……我有……」

「有什麼?」

「噢……有用小黃瓜自慰……噢噢……學長……不要那樣弄……要洩了……
啊啊啊……」

最敏感的部位被信雄摳弄的,杏子顫抖的收縮陰道,流出了高潮的淫液。

「囌……妳流出來的水好好喝……囌囌……」

信雄的話沖淡了杏子高潮的愉悅,更增添了幾分羞恥。

全身茫酥的杏子稍仰起頭,張開美艷的小嘴含上,吸吮著信雄粗硬的陽具。

「喔……杏子,妳舔的好舒服,喔……」

信雄輕緩的扭動起腰,這般抽送的動作讓剛學會口交的杏子很不習慣,她的
舌頭變得不是那麼靈活。

「嗚……」

有幾次信雄頂的比較深,讓杏子感到不順暢,發出了不舒服的聲音。

信撸图居雄轉過身來,扶著杏子坐起來,興奮已久的信雄,雙手捧著杏子的頭,做
起了抽送的動作。

「嗚……嗚……」

看過影片的杏子不是不知道口交會這樣,在美織的自拍影片中,信雄最喜歡
將美織的嘴當陰道來使用。但是當自己受到這樣的待遇時,毫無經驗的杏子顯得
有些慌亂。

「喔……杏子……用力吸……讓妳的雙頰凹陷下去,其他的交給我……」

信雄察覺到杏子的慌亂,好幾次都被杏子的牙齒嗑到。

「喔……杏子……妳做的很好……就是這樣……喔……好爽……」

隨著杏子的熟悉,信雄感受的快感也就越強烈,當信雄將杏子的頭髮撥到耳
後,露出那撫媚聖潔的俏臉因臉頰的凹陷而帶著情慾淫蕩的表情,一股射精的衝
動從心底發出。

「喔……杏子……要射了……喔喔喔……」

說著,信雄將精液噴發在杏子的口內。

杏子沒有在將精液吞嚥下去,她在床頭抽了張衛生紙,和著口水吐了出來。

「天啊……竟然還挺著……」

看著信雄射精後仍堅挺的陰莖,杏子感到驚訝。

「怎麼……妳老公射精完就軟了……?」

杏子害羞的點了點頭。

信雄跪坐在床上,將杏子的雙腿分開,捧起杏子曼妙的豐臀,硬挺的肉棒抵
在恥穴口,只要輕輕一挺,便能進入那濕溽美妙的肉壺。

「杏子,我要來囉……」

儘管對自己催眠建設了許久,但當信雄的肉棒抵在了穴口時,信仰的茫然和
對丈夫的愧疚以及道德的悖離,讓杏子升起了退縮的念頭。

要保守的杏子答應並不是容易的事,信雄也不強求,腰臀一挺,沒有什麼阻
力的便鑽進了杏子的肉壺。

「杏子,我已經進來了……這次是妳自己自願的……」

「學長……不要這樣說好嗎……噢……我很對不起炎輝,我會下地獄的……
」在肉棒挺入的那一刻,杏子不可抑止的掉下了眼淚,是對丈夫的愧疚、也是為
自己的墮落。

信雄彎下身溫柔的吻去杏子掉下的眼淚。

「在地獄路上,有我陪妳……」

信雄擺動著臀部,肉棒在陰道裡馳騁。

信雄的肉棒很硬,很燙,每一次的進出,都讓杏子的膣穴產生強烈的性感。

「啊……噢……」

「杏子……妳的穴好軟……夾的好緊……」

「啊……啊……」

信雄將杏子身子抱起,兩人面對面相擁抱著。


「杏子……舌頭伸出來……讓我吸一吸……」

杏子順從的伸出了舌頭,信雄貪婪的吸吮。

「噢……啊啊……學長……」

杏子情迷的呻吟著,嬌媚的呼喊著。

「叫我的名字……」

「啊……信……信雄哥……」

杏子對於信雄的名字叫的很不習慣,學起了自己的妹妹,在名字後頭加了一
個哥字。

「這姿勢舒不舒服……」

「……」

杏子沒有回答,細腰迎合著扭動,說出了她的答案。

「嘖……嘖……杏子,妳的乳房好軟……好甜……」

信雄低下頭吸舔著杏子的乳房,杏子亢奮的頭向後仰,一頭長髮激情飛揚,
挺起胸迎向信雄,讓信雄能夠更方便的吸吮。

「啊……和妹妹比起來……噢……誰的……比較……噢噢……」

被情慾吞噬的杏子,升起了和妹妹的攀比之心。

「囌嘖……妳的乳房好白……好香……好甜……囌滋……杏子的奶子是世界
上最漂亮……最好吃的奶子……囌囌……」

信雄不會犯下低級的錯誤,不斷的稱讚著杏子,絕口不提其他的女性,就算
是杏子的親妹妹也不例外。

「噢……啊啊……噢噢……」

信雄除了吸舔杏子柔軟的乳房外,也吻著杏子白皙的脖頸、鎖骨,

「杏子,我們換個姿勢……」

信雄將杏子放躺回床上,將杏子的一腳放下,形成了側位。

「啊……噢噢……」

信雄將肉棒深深的抵進杏子的肉壺裡,雙手捧起杏子的腳,親吻著小腿肚,
吸吮著腳趾。

杏子感到恥骨強烈的磨蹭,肉唇也能感受到信雄肌膚的愛撫,腿上的刺激更
是將杏子推上了高潮。

「啊啊……學……長……要……噢噢……」

信雄更進一步的換了姿勢,將杏子翻過身來,讓杏子背靠在自己身上,修長
的美腿大大的分開。

「杏子,妳真敏感呢……這樣就高潮了……等一下會不會再潮吹呢……」

信雄貼在杏子的背後,從後頭親吻著杏子的後頸。

「啊……不知道……我不知道……噢……」

杏子囈喃的說著,恥穴的快感讓她失去了理智,更要吞噬她的神智。

「杏子,妳擡頭看看前面……」

杏子擡起頭,看到了前方有塊鏡子,正照出自己的模樣。

杏子臉色潮紅,長髮零散的貼在自己臉上,雙乳被信雄從後頭握住,又捏又
揉,變成許多下流的形狀。

「不……不要看……」

杏子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的下體正讓肉棒色情的一進一出,肉棒上那濕潤的光
澤也忠實的映照出來。

「啊啊……不要……好丟臉……」

杏子羞恥的瞥過頭,不想看到自己羞恥的模樣。

「看……」

信雄將杏子的頭擺正回來,並用命令的語氣命令著杏子。

「啊……不……信……噢噢……」

杏子想要哀求信雄,但瑣碎的單字讓性感淹沒,根本無法表達。

「不清楚嗎?那我們可以再近一點……」

信雄擡起杏子另一隻腳,此時的杏子的雙腿被信雄分開抱住,就像要哄孩子
撒尿般羞恥的姿勢,而肉棒仍然有規律的抽插著杏子的肉穴。

「啊……不要……學長……信雄哥……噢……不要……停下來……」

「不要停下來嗎?那我就再靠近一點。」

信雄用著語病上的老梗,調侃著杏子。

信雄走到了鏡子前,下體的肉棒清晰的映在鏡子上,在那性器的交合處,還
能看到激烈抽插下產生白色淫泡。

「不要看……好丟臉……噢……」

杏子想用手遮鏡子,但又有跌倒的危險,她只能反手抱住信雄的脖子,在嘴
上求饒著。

「學…學長……不要這樣……好丟臉……」

「妳覺得淫蕩?」

問話的同時,信雄刻意的用力頂了幾下。

「嗯……唉……」

杏子沒有回應,只有短促的呻吟聲。

「是不是?」

信雄不死心的問,在那猛烈的上頂下,發出了啪啪的撞擊聲。

「是……學長,快走……不要在這看……噢……求求你……這樣好丟臉……
啊啊……」

「我說過,要叫我的名字……」

信雄感覺到杏子的膣壁開始收縮,知道快要高潮,不肯走的拖延時間,挺送
的力道和速度更是加重加快。

「信……信雄哥……啊噢……我又……啊啊………」

杏子捱不住性感的吞噬,肉穴劇烈的收縮,淫汁順著性器的交合處汩汩流出
,隨著抽送的動作,有的噴到鏡子上,有的滴到地上,有的則順著大腿滑落。

「杏子,妳看妳的淫水都噴到鏡子上了……」

「信雄哥……饒了我……求求你不要在這裡了……我受不了……好丟臉……
我覺得自己好像下賤的蕩婦……」

說到最後,杏子語帶哽咽。

信雄看見杏子快要崩潰,也就將杏子抱回床上,和杏子回歸傳教士體位。

「杏子,別哭了……是我不好……我太愛妳了……我想要看妳最淫蕩的一面
……」

信雄的溫柔攻勢想讓杏子情緒穩定下來。

「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主動來找你,你就讓我看這樣丟臉的景象…我……我
對不起炎輝……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就覺得自己好下賤……主會懲罰我的
……」

「不……不會的,神只會懲罰我這種邪惡的人……。」

「噢……啊……」

杏子的手逐漸摟住信雄,雙腿逐漸環上信雄的腰。

信雄看到杏子情緒穩定下來,開始加快抽送。

「啊啊……噢噢……」

快到了噴發的肉棒最後又膨脹了一圈,火辣的龜頭和緊縮的肉壺發生劇烈的
摩擦,帶給杏子和信雄兩人強烈的快感。

觸電般的性感讓杏子感到自己快融化了,全身劇烈的痙攣,受到肉壺劇烈的
吸吮,信雄也更加大擺送的速度,將杏子不斷的推向高潮。

「啊啊……要洩了……噢噢……又要洩了……噢噢……救命……啊啊啊……
又來了……」

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杏子像哭泣般瘋狂的呻吟著,高潮一波快過一波,到最
後幾乎是連續的往上攀,杏子也不知道洩了幾次,在滾燙的精液澆上子宮時,杏
子亢奮的昏了過去。

當高潮退去,杏子癱軟的躺在信雄的懷裡,悠悠的說:

「我……會下地獄吧!」

「妳是天堂的天使,不會的。」

「……信雄哥……謝謝……」

悖德的羞恥與道德的崩壞,是情慾的火藥桶,悖德感越強、道德心越重,在
情慾爆發的那一刻,所產生的能量也就越大。

因此道德感越是強烈的女人,在遇到偷情的機會發生時,所得到的快感就越
是強烈,也會比一般人更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儘管有信雄的極盡溫柔的誘導,杏子在出軌的過程中仍是會想起丈夫和信仰
。但這一切都只會讓她惡德的快感更為強烈,罪惡的啃噬將讓她無法自拔。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